载入中...
保健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 查看内容

打针治感冒 7岁男童猝死 事发长清区文昌街道东北关村

2010-09-27 15:19:44海峡名医网admin查看次数:3417

每次看到儿子的照片,张士昌都忍不住落泪。 彭博 摄记者 彭博

“儿子你放心,爸爸会给你讨回公道的。”昨天上午,在长清区文昌街道东北关村卫生室门口,35岁的张士昌趴在装有儿子遗体的水晶棺上面默默叨念着。
    11月13日下午,7岁的程程在该卫生室输液时身体出现异常,经抢救无效死亡。几天来,程程的家人认为卫生室应对此负责,不满对方迟迟不说明孩子的死因,而当事医生也不再露面。目前,长清区卫生局已经介入调查。
打了两针药 孩子当场就不行了
    家住长清区环卫局宿舍的张士昌说,11月12日下午4点左右,他带着有些咳嗽的程程到长清区文昌街道东北关村卫生室就诊。医生刘恩泉的女儿为程程看病,诊断为感冒,做过皮试后让程程输液治疗。第二天,程程的病情好转,为了巩固治疗效果,他决定再让程程输液一天。
    张士昌说,11月13日下午2:30左右,他与妻子以及儿子的姥姥、姥爷一起来到卫生室。程程感觉肚子痛,并开始呕吐,他便外出买治肚子痛的药。医生刘恩泉在未做任何检查的情况下,称孩子得了结肠炎,应该换药输液。刘恩泉为程程量了体温,发烧达40℃。他给程程打了一针肌肉注射的退烧针。“打完退烧针,医生给程程静脉注射新开的药——— 医生说用这个药治肚子疼,具体是什么药当时也不知道。医生还把输液开关调至最上方,让流速达到最快。不到10分钟,一瓶药就快输完了。家人问为何输得这么快,医生称这种药就要快点输才行。”张士昌说,此时,程程开始翻白眼,家人又喊来医生,但医生未采取应急措施。5分钟后,程程眼睛睁着,面无表情,没有了呼吸和心跳。他们焦急地再次喊来医生,医生又给程程换了一瓶药继续输液,但仍无好转。
    张士昌说,他们赶紧拨打了120。约7分钟后,120的医生赶到现场,医生称程程已经没有生命体征。最终,程程经抢救无效死亡。
亲人因悲痛住院 父亲一整天抱着尸体
    从1岁多开始,程程就一直跟着姥姥和姥爷生活。事发当晚7点多,姥姥孟桂梅接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突发心肌梗塞住院。躺在病床上的她仍然不停地冲家属嘟囔着,“你们快去看看,咱程程没有死,他还活着呢。”
    程程的母亲刘震也无法接受儿子去世的事实,因胸闷也已经住院治疗。
    昨天中午,记者在长清区人民医院内科病房见到了程程的母亲和姥姥。事情已经过去两天了,她们仍不愿相信程程死亡的事实。她们一边哭一边讲述当天的情况,哭声传遍了整个病房。“程程聪明伶俐,非常懂事,明年就上小学了。他看到我和丈夫住的房子比较旧,便让爸爸和小姨为我们买一套房子,还说长大后挣钱孝顺我们,谁知他还没上学就……”孟桂梅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两位亲人都住院了,我不能再倒下了,我倒下这个家就完了。”张士昌虽然这么说,但每次看到儿子的照片,他还是哭得泣不成声,几乎瘫倒在地上。
    事发后的第二天,悲痛的张士昌一整天都抱着儿子的尸体,晚上也没松开手。他呆呆地看着怀中的儿子,不吃不喝地守了20多个小时。
   卫生室未提供病历 家属不满处理态度
    据程程的姥爷刘永泰回忆,11月13日中午,程程的状态很好,没有任何异常。中午吃饭时还跟在姨妈后面玩“躲猫猫”,后来与他下了一盘象棋,还与表舅打了一会扑克。在前往医院的路上,程程在胡同口还抓了一把雪与父亲玩闹。
    “儿子在家时还活蹦乱跳的,为何到了卫生室短短的20多分钟后,儿子就能死了呢?”张士昌说,事发当天晚上,他找到刘恩泉,对方承认有失误,愿承担所有责任。第二天,刘恩泉又通过第三方提出“私了”此事,并承诺赔偿10万元,但他们没有同意。
    “我们就想弄清楚儿子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因为卫生室用错了药,或者没有及时抢救。至于赔偿,也要弄清儿子的死因再说。”张士昌说。
    记者看到,在长清区人民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上,程程的死因为“猝死”。但程程为什么猝死,张士昌想不明白。
    张士昌说,从11月14日开始,刘恩泉就再未露面,卫生室一直由他的女儿、女婿看管。家属向卫生室索要孩子的用药处方和病历,卫生室也未提供。在他们的追问下,卫生室的人称,当时给程程用的是名为“甘露醇”的注射液,还给了他们一个空的“甘露醇”的药瓶,表示这就是当时给程程输液的药品。但他们看到该药的适用症为“组织脱水、降低眼内压和渗透性利尿药”,这种药是否适合程程的症状也令人费解。
    “在该诊所每次输液,药瓶上都要写上病人名字,但这个药瓶上并没有程程的名字。当时是否给程程输的这种药,我们仍持怀疑态度。”张士昌说。
    卫生室拒接受采访 卫生部门介入调查
    昨天上午,张士昌与家人将装有程程遗体的水晶棺放在了长清区文昌街道东北关村卫生室门口,旁边还放了两个花圈。多位家属跪在卫生室门口烧纸,附近的树上还挂着“还我孩子生命”的白色条幅。
    该卫生室的几名工作人员躲在一间办公室内。记者想向他们了解情况,一位男子称警方和卫生局已经介入调查此事,他们拒绝接受采访。
    张士昌说,昨天,卫生部门转达了卫生室提出的对程程进行尸检的想法,虽然他不愿再让死去的儿子受苦,但为了能找出事实的真相,他只好忍痛让儿子接受尸检。“我们现在很想弄清楚三个问题。首先,儿子的死因到底是什么?其次,卫生室应对儿子的死承担多少责任。最后,该卫生室是否具备行医资质?”张士昌说,昨天上午,他们已经把相关材料交给了长清区卫生局医政科科长马先生。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到马先生。他说,由于他外出办事,无法与记者见面。据了解,该卫生室手续齐全,也具备行医资质。目前,该卫生局正在调查此事,如果调查顺利,今天就能得出调查结果。

已有0条评论,共有0人参与
最新评论
  • 暂时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