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保健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 查看内容

医死赔14万撞死赔25万 医死不如撞死?

2012-07-11 15:07:13成都商报admin查看次数:1277

  “同样是侵权事故,医疗事故致死远不如车撞死赔得多。”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获悉,成都律师张英代理的一起医疗事故官司终审有了结果:这起事故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两医院共赔偿14万余元,但不赔偿死亡赔偿金。

  律师一笔账

  死亡赔偿金 农村平均10万

  张英律师算了一笔账,目前死亡赔偿金在农村平均10万元左右,在城市平均30万元左右。张英打比方,假如同在农村的人因车祸致死,则会获得赔偿25万。“同样是侵权事故,医死却远不如撞死赔得多。”张英表示这样明显不合理,不利于维护死者家属的合法权益。

  日前,张英已向绵阳市检察院提起申诉,请求再审此案。

  判法不一样

  成都一案 死亡赔偿金18.7万

  对于医疗事故中是否赔偿死亡赔偿金,全国多地法院并不统一。

  成都中院在审理金堂王某因医疗事故身亡一案时,针对一审法院依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没有支持死亡赔偿金,成都中院认为,《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与民法通则规定的赔偿项目、标准不一致,将会导致两种类型的医疗纠纷案件裁判结果明显有失公平,终审判决医院一方支付死亡赔偿金18.7万余元。

  而此前,重庆市沙坪坝区法院审理邹洪杰诉西南医院一案时,也是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赔偿范围、标准等,不予支持死亡赔偿金索赔。

  但2008年,广东佛山一区法院判决一起医疗事故索赔案,支持了死亡赔偿金索赔。

  一级甲等医疗事故 两医院共赔14万余元

  37岁的蔡先生在江油市经营一个铝合金门店。昨日其妻杨女士称,2009年的一个晚上,蔡先生尿频并且尿道口遗精。次日他们到江油华山医院,诊断结果显示为前列腺炎、尿道炎,医生给他进行了注射药物治疗。当天晚上他感到胸闷。第二次来到医院时,医院给蔡先生静脉注射清开灵等药物,随后他出现呼吸困难,还伴有尿频尿急等症状。“医生说可能是过敏。”杨女士说,医生当即停止输液,并进行氨茶碱等肌肉注射。但症状深夜复发,他被转到江油市长钢总医院,医生给蔡先生进行清开灵输液治疗,加重了其过敏反应,经抢救无效后不幸去世。“丈夫从住院到去世就只有4天。”杨女士说。

  2011年4月,四川省医学会将这一医疗事故鉴定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杨女士等死者家属将两医院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赔偿包括10万余元死亡赔偿金在内的近30万元。

  江油法院审理认定,江油华山医院承担40%的责任,而江油市长钢总医院承担60%的责任,依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判决两医院赔杨女士医疗费、精神抚慰金等14万余元。杨女士不服判决,上诉。绵阳市中院终审,维持原判。

  争议:是否该赔死亡赔偿金

  法院:“条例”无死亡赔偿金

  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应当严格遵守医疗卫生管理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及诊疗护理规范,恪守医疗服务职业道德。医务人员因过失行为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依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来赔,因条例并没有规定死亡赔偿金,所以法院不支持索赔死亡赔偿金的请求。

  律师:不利于保护患者利益

  二审中,杨女士聘请北京惠诚(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英。张曾从医10多年,是一名资深医疗纠纷律师。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了医疗费、误工费等12个赔偿项目,并分别规定了计算标准,但没有规定死亡赔偿金。“这是不公平的。”张英认为,如果医院可以不承担死亡赔偿金的责任,更避免了承担高昂的护理费的可能。“条例是一部明显偏向医方的法律,不利于保护患者的利益。”张英表示,条例是行政法规,效力低于基本法《民法通则》。2003年出台的《人身损害赔偿解释》对《民法通则》119条进行了补充解释,第1条“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赔偿权利人起诉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和支持。”同时,该解释将死亡赔偿金从精神抚慰金中分离出来,作为一项单独的财产损害赔偿项目。因此,张英认为应该支持死亡赔偿金。

  成都商报记者 王英占

已有0条评论,共有0人参与
最新评论
  • 暂时还没有评论...

Fatal error: Maximum execution time of 30 seconds exceeded in E:\web2018\ThinkPHP\Lib\Core\View.class.php on line 93

Fatal error: Maximum execution time of 30 seconds exceeded in E:\web2018\ThinkPHP\Lib\Core\Think.class.php on line 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