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保健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 查看内容

过度医疗谁能读懂:关系好的医生让放弃治疗

2010-12-14 16:30:40海峡名医网admin查看次数:2139

 

●怎样的治疗是合理的?如何才算过度医疗?病人在这些专业性问题面前一片茫然、无所适从,他们缺少的是获得专业、准确信息的渠道。

●过度医疗已经成了农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主要因素之一 。家里刚过上好日子,有点积蓄,一个大病号出来,就全没了,连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当身患绝症时,是理性地接受现实,不折腾,让病人平静地度过余生;还是竭力去抓那一根根“救命稻草”,成了现实的问题。怎样的治疗是合理的?如何才算过度医疗?病人在这些专业性问题面前一片茫然、 无所适从,他们缺少的是获得专业、准确信息的渠道。

本报读者版“关注过度医疗”系列稿件刊发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各地读者纷纷来信来电,表达他们的看法,述说他们的医病经历。

癌症面前,农民无助

无棣县读者王秀丽在给本报的来信中写道:“近日《大众日报》读者版上连续刊登的《癌症,竟成过度医疗重灾区》《谁是过度医疗的推手》和《利益链是过度医疗的‘黑手’》三篇稿子,我看了多遍,观点深刻,对人很有启发。

现在癌症患者越来越多,特别是农民,只要发现是癌症,就基本是到了晚期。他们尽管治不起,可往往倾家荡产也要治,这已成了农民最大的心理恐慌。农民们为什么格外听信有些抗癌、治癌药物的虚假宣传?就因为宣传的药效神奇,价格比起医院治疗便宜很多……农民在癌症面前,显得那么无助与可怜。

我身边的例子就很值得大家深思:患者杨利是无棣县车镇乡一位农民,一年前查出肝癌做了部分切除手术。半年后复查时发现肝部肿瘤已经破裂,只得住院治疗,可钱也像流水一样花了进去。家里不仅卖了牛、拖拉机等生产资料,而且已经欠下了3万多元的债务。这次病情加重,更让这个家庭难以承受。住了一个月院后,家人不得不放弃治疗,将奄奄一息、无法进食的杨利接回家。而此时,家庭债务已经超过10多万元,小儿子的对象也因此告吹。”

关系好的医生让放弃治疗

“刚开始我们也很执著,就是花几十万也要治。”临沂读者张先生来电说,春节后不久,他姐姐在当地医院查出肺癌晚期,自己就跟姐夫带着病历、 CT 片子等资料来到济南一家呼吸专科医院做进一步确诊。

“当时医生看了资料,就说‘马上做手术’!”医生还要让再做胸镜、 CT 、 磁共振等检查,而对手术后病人的寿命、 生活质量等现实问题,医生却只讲“有的病人有效果,有的不行,具体要等术后才能看出来。”回答含糊其辞,充满不确定性。

张先生又通过朋友找了该院的几位内科、外科专家,他们一致认为:“ 手术已没有意义”,可根据病理确定肿瘤细胞类型的耐药性后,尝试着进行化疗。张先生随后又通过关系到北京几家大医院找专家,意见也倾向于做化疗。如果手术,不仅前期费用要高达七八万元,更会严重损伤病人体质,造成病人免疫力严重下降。“手术是饮鸩止渴!就算能挺过这关,接下来的放、化疗,病人也会极度痛苦,可以说是事与愿违”。最后综合各方专家的意见,张先生一家决心放弃任何治疗。

“四个多月过去了,我姐姐现在相当好!除了跟原来那样偶尔有点咳嗽外,病情没见任何恶化和发展,她的精神也很好,天天乐乐呵呵的。”回顾自己的求医和思想转变过程,张先生充满迷茫:同一个病人,不同关系的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却截然相反,这说明有的医生只是一门心思追求经济效益,根本不顾患者病情和经济承受力。“这种不给中肯治疗建议的做法,是没有医德的行为!”张先生很是气愤。

绝症,治又会是个什么结果?

泰安市岱岳区大汶口镇陈家石墙村党支部书记刘增坤来电反映:“最近《大众日报》读者版几篇关于过度医疗的报道,俺都看了,很贴近现实,反映了最基层老百姓的心声。

去年这个时候,俺快80岁的母亲眼看着一天天地消瘦,领她去医院查查,她就是不去。最后俺骗她才去了医院,一查,医生说是胃癌晚期。可俺老母亲年事已高不宜再动手术了。我们只好离开医院回家了。从查出病来,到去世共 48天,俺母亲每天除了打点滴,再没做任何治疗。这48天期间,她老人家仍能下床,有说有笑。俺母亲真正倒下也只是在最后三天,她是很安静地离开人世的。

没钱病治不了,但光有钱也不一定能治了病。癌症就是绝症,既然是绝症,治又会是个什么结果?这也许就是国外为什么有‘安乐死’的原因。这或许也是人家比咱先进的地方?!”

刘增坤还给记者讲了最近他们村里发生的一件事情,“有位乡亲临去医院前一天,人还能跟着铺路、干活。可第二天一查出病来就躺进了医院!这位乡亲被确诊胃癌晚期,医生说‘连40% 的希望都没有’。他的兄弟们说不治了,回去;可他才54 岁,儿女、媳妇们受不了,坚持‘能吃下一口饭去,手术也得动!’一定要治,当天就凑了3万元交给了医院。结果病人刚推进手术室一个多小时就出来了,医生说打开腹腔发现已经严重扩散、没法做了。这位乡亲住了10天院,就花了5万多块。现在他家里正愁着,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过度医疗已经成了农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主要因素之一。家里刚过上好日子,有点积蓄,一个大病号出来,就全没了,连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你们报纸上能不能给我们解答四个问题:

一是,只要不开刀,就是不孝顺吗?

二是,开了刀就能治好病、保住命吗?

三是,增加了痛苦,把生命短暂延续值得吗?

四是,绝症并非能治的病,花一大笔钱,存活时间稍长了点,却痛苦万分,有必要吗?”

已有0条评论,共有0人参与
最新评论
  • 暂时还没有评论...